昨晚,夜宿然乌湖。

昨晚7点,到达日喀则,天色尚早,太阳当空照。

也许因为雨水的缘故,然乌湖一点都不美,有些浑浊,原本是来拍落日的,因为阴天,也取消了。

西藏的夏天,时而裤衩,时而棉裤,让人琢磨不透,昼夜温差特别大……

晚上6点,就住下了。

晚饭,吃的特别热闹,军嫂买了一幅扑克,我们就轮番打斗地主,谁输了,谁下,轮流上,逗的大家哈哈笑。

然乌湖属于堰塞湖,类似的湖泊在藏东特别多,为什么然乌湖特别出名呢?

饭毕,召开头脑风暴。

因为,它靠近318国道。

第一次头脑风暴,是在然乌湖,主题就是自我介绍,大家彼此熟悉。

晚上,我们就住在蓝湖宾馆,在湖边,特别美……

昨晚,是第二次头脑风暴,主题就是“找到真实的自己!”

蝉禅提议,晚上召开头脑风暴。

领队列了一个提纲,大家轮番发言。

风暴的内容是入门级的,先是自我介绍,包括从事行业、拥有资源、为什么来拉萨、需要大家帮你实现什么、总结一下前6天的收获。

先谈谈这11天的感受,再谈谈对未来几天的期待,特别是去珠峰大本营的想法,再谈谈自己的生意、家庭,还要说说自己的优点、缺点。

大家轮番发言,导演在拍摄记录片。

然后,17名队友轮番点评。

这18名队友,只有3个人不是我的读者,因此我压力也特别大,毕竟收费很高,女生3万,男生4万,蝉禅虽然是按照最高标准去策划了这场旅行。

主要是点出不足……

但是,我还是怕大家不满意,虽然事业是蝉禅的,但是我是鼓吹手,很多人是看了我写的拉萨游记,才决定参加这次旅行的。

第一个出场的是军嫂晓燕,被蝉禅批判了,理由就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不付出,也不当累赘。

虽然都是有钱人,但是大家都会考虑投资回报比。

我也给了晓燕建议,原本是月薪2万元,如果突然回家做个全职太太,很容易为老公嫌弃,因为男人在潜意识里是看不起全职太太的,虽然全职太太付出更多,女人一定要有独立的圈子,独立的经济,活出自我,至于老公如何,那是他的事,因为男人跟女人是两个独立的个体,想创业也行,但是必须先保证饭碗,我是建议再继续参加工作,偶尔做点副业……

有人是来找寻自己的,有人是来找寻导师的,有人是来寻找人脉的,更有意思的是什么呢?

媳妇,一定是咱的吗?

有人竟然是来见偶像的!

未必!

我心想,真为了见所谓的偶像,何必花上3万元呢?

如果,我现在在珠峰,遭遇了雪崩,媳妇肯定不是我的了,儿子也许不跟我姓了,这不是个例,而是通例。

对不!

我们都是独立的个体,一加一的目的是大于二,而不是等于一。

文字害死人……

第二个出场的是梁义,在北京做收藏生意的,他说自己从小就是受鄙视的,因为家里是最穷的一户,所以他无限的自卑,从而就想无限的表现自我,想证明自己比别人强。

对于我而言,我是不喜欢旅行的,特别是这种长途跋涉,甚至拿命开玩笑,我喜欢待在家里,喝喝茶,聊聊天,多好呀?但是蝉禅既然组织了这场旅行,而且很多人是看我面子来的,那么我就需要用心去负责,开好车,把好关,陪大家交流,有问必答。

蝉禅说:“我跟你一样,我用了七年才走出这个状态,这叫胶囊状态,外人是改变不了你的,必须是你从内去改变,我以前特别喜欢挑战权威,想把事情做到最好,目的就是证明自己比别人牛,后来才发现,这是SB行为,因为咱不应该去挑战权威,不应该让咱跟权威对立,咱需要贵人,这个世界上,除了父母,没有人会对咱义务付出,什么是贵人?就是咱跪着求来的人,一定要学会示弱!”

轮我发言时,我也说了几点:

我也点评了梁义。

第一、我拥有两样资源:推广资源、人脉资源,我希望大家有需要就说出来,我愿意全力帮忙,至少帮你赚回旅行费,这是我的责任和义务,我也有绝对把握能把你推广到全新的高度,但是大家需要给我时间。

我说:“一定不要急于表现自我,要把自己最核心的优势隐藏起来,让别人慢慢发现你的高度。”

去年的拉萨队友,貌似都被我给推成圈内知名人士了吧?

第三个出场的是导演,他真名叫于一。

今年的拉萨队友,也会被推到同样的高度,大家要相信我。

他属于官二代、艺术范,对金钱没有太强烈的追求。

第二、我呢,平时很少有正经的时候,所以给大家一种感觉,原来懂懂不过如此呀?甚是失望,对不?但是我有正经的时候,而且也许有绝活,任何人能够出类拔萃,都是有卓越的一面,只是他不一定展示而已。

蝉禅说:“一个连生存都解决不了的男人,是没有担当的。养儿,一定不能养成你这样,是颓废的!”

第三、旅行是很痛苦的经历,高原反应、长途跋涉、悬崖峭壁,以后谁喊我来318,我也不来了,别说蝉禅免费让我参加,就是他给我钱,我也不来了。

他们俩是铁哥们,说话都是用刺刀,刀刀见血……

但是,痛苦的经历,往往会成就深厚的友情,举个例子,我们本来是陌生的关系,甚至是对立的,我是作者,你们是读者,但是因为共同的经历,我们成了队友,再过十年,我们想起彼此,都会想起这段艰难的318之旅。

晴美女跟导演关系特别好。

去年的拉萨之行,的确成就了我,也成就了整个拉萨队友圈子,但是那都是旅行结束后的事,旅行的作用只是相识相知,旅行后的交往才能产生奇迹。

晴美女说:“我觉得呢,你应该放下你的艺术范,不要装,深入群众,深入生活。”

后来,就是讨论到底要不要去珠峰大本营。

第四个出场的是全哥,我们圈内的大哥大。

大家都要去,我肯定就去,因为这是责任,其实我是真心想家了,我这个人在外面待不住……

我说:“全哥,你的角色,类似去年的牛哥,但是你们俩又有点区别,牛哥很容易深入群众,最终改变了我们整个拉萨圈子的命运。从知识上、财富上、阅历上,你们俩都是旗鼓相当的,何况你是个知名的企业家,你应该把自己放开,深入我们,开开黄色玩笑,调笑调戏妹妹,甚至去跳跳舞,唱唱歌,我们是需要你指导的,不仅仅需要你当主驾,更需要你做人生导师。”

昨晚,通过大家的介绍,才知道我属于收入比较低的。

全哥说:“我是很想融入大家,但是习惯了自我保护,没放开,给我时间!”

妈的,郁闷!

蝉禅说:“相信是一种姿态,开放是一种胸怀,自闭是一种病,大哥你反思一下!”

昨晚,我跟全哥一个房间,全哥是这次旅行的大哥大,身份类似去年的牛哥,是整个团队的精神领袖,他是做起重设备的,在济南拥有独栋的办公楼,为人特别谦虚,昨晚我们俩聊到12点,共鸣点特别多。

我补充了一句:“这群小兄弟,虽然年龄小,但是都是很不错的,在各自的领域里,都算佼佼者,他们需要你,他们也愿意为你付出,你看看牛哥现在受多少人尊敬,因为他充当了我们创业导师的角色,至少我就是最直接的改变者。”

据说,大梅哥特别推崇全哥。

第五个出场的是海燕姐。

全哥,现在主攻国学,在北大读,交了几十万学费,下次要带我们一起去听,他的听课卡是可以带旁听生的,类似游学性质的,全国范围走。

她哭了。

今天,蝉禅跟我一个车。

为什么呢?

蝉禅说:“全哥昨天轻描淡写了自己的经历,其实已经透漏了太多信息,他的爱好是国学和高尔夫,回济南后,我一定跟着他去读,他的同学肯定都是很牛的。”

她是整个团队付出最多的,包括营养品、餐巾纸、孢子粉都是她赞助的……

梁义问:“蝉哥,你参加培训,有没有心得?”

为什么大家没感激她呢?

蝉禅说:“参加培训,有两个作用,第一个是学习,第二个是人脉,咱先说人脉,我觉得3万元门槛的培训,学员基本是百万级别,依次可以类推,学费是最好的门槛,我觉得最好的人脉圈子,就是EMBA,但是山大的也不行,最好是北大的,MBA是找小弟的,EMBA是找大哥的。”

红波说:“姐,听我说句,你的确是付出最多的,大家都能感受到,但是有些时候,你的付出给人一种压迫感,好象非要接受才行。”

梁义问:“如果是为了学习呢,你推荐什么课程?”

我说:“类似的感受,我觉得呢,当别人没有需求的时候,不要去帮助别人。”

蝉禅说:“我参加培训,只有一个标准,就是朋友推荐,例如我去上教练技术和李中莹的NLP,都是牛哥推荐的,因为他参加过,他知道好坏,推荐给我,我不需要思考,直接报名,现在感觉这两个课程改变了我太多。”

蝉禅说:“你使劲哭吧,内心太苦了,你太强势了,给你做老公太累了。”

梁义问:“你为什么不读山大EMBA?”

红波说:“我还是那句话,男人都是被女人逼死的。”

蝉禅说:“我的目标是读北大的,今年可能就考虑这个事,我在山大读的MBA,而且我参加过美国游学之旅,虽然我在里面算不上人物,但是我嘴甜,善于买单,只要导师需要花钱的地方,我全给搞定,他们都是搞定了同学,我是搞定了院长,现在院长见了我都喊哥们,还给我写推荐信,让我去读北大EMBA,我的观点很简单,花20万去读个EMBA,不如花6万参加游学,搞定领导。”

我说:“我跟媳妇离过婚,但是没离成,当初我们领结婚证,我纯粹是好奇,我就是想知道结婚是什么滋味。结婚前,我媳妇是我的粉丝,百依百顺,结婚后,我们是夫妻,是平等关系,我觉得越来越受束缚,加上我经济困难,矛盾百出,最终就决定离婚。这几年,我做过很多出格的事,但是现在的我,异常的平静,我喜欢美女,但是我没有包养情人之类的,在外面,我特别想家,感觉有了家的味道,因为媳妇给了我足够的空间,懂的放养我了,我反而更尊重这个家庭了,以后的事我无法预测,至少现在的心情,无论遇到谁,我都不会离婚的,管老公的女人,是聪明。放养男人的女人,是智慧。”

我跟蝉禅接触这么久,我太熟悉他这个性格了,只要他认定了你这个人,你需要什么,他就满足你什么,他平时算帐特别仔细,砍价特别专业,但是在买单上,在交朋友上,从来没含糊过,这也是他成功的秘诀。

下一个,是丁哥,青岛电视台的,体制内的人,对谁都很热情。

今天,路程只有290公里,按照计划中午即可到达。

蝉禅一句就刺痛了他:“17位队友,你有一个知心朋友吗?”

下午继续头脑风暴,准备针对每个人进行批判,让彼此放下标签,找到真实的自我,不说别人,现在我都属于被批判的对象。

丁哥说:“没有。”

中途,路过米堆冰川,蝉禅提议去看看。

下一个,是红波。

在西藏,无论是哪里的流水,都是湍急的,因为海拔落差大,这里貌似一个世外桃源,有古树,有流水,有人家,有青稞,海拔3800米,我们往冰川上爬。

红波讲的蛮有激情的,谈到了自己的事业为什么遇到了瓶颈?

先是搞笑合影,然后是男生去冰川上裸奔。

他说:“我的事业曾经做的非常好,已经做到了99,就是达不到100,我想来想去,就是因为没搞定跟自己睡觉的那个女人,我结婚十年,从来没碰过媳妇以外的女人,但是就是闹心,回到家就吵架、郁闷,老婆说她缺少温暖,我就很生气的问,给你买了这么好的羽绒服,买了这么好的空调,咋还缺少温暖呢?我就是逼她说出来,到底想要什么?那天,通过通麦天险,我特别想委托队友带给我老婆一句话:老婆,我爱你!但是我想了想,如果我挂了,大家可能都挂了,也就不需要捎信了,我不是一个浪漫的人,我就很好奇,我咋突然有这个想法。通过通麦天险时,我挨着拥抱了每个队友,我觉得大家需要我的鼓励,我也需要大家的鼓励,我们需要这种相互感染。我一直很感激蝉禅,因为他送了我8个字,彻底改变了我,这8个字是:莫装B,装B遭雷霹,现在外面正在打雷,我都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