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王久良

什么是优秀的纪实摄影?我认为中国最成功的纪实摄影,第一个是解海龙的希望工程,纪录了农村教育的现实,然后通过中国少年儿童基金会举办展览,强烈影响了中国的教育,让无数没有机会上学的孩子有了上学的机会。最近在解海龙之后能够再产生这样影响的,是一个年轻的摄影师,叫王久良。他是中国传媒大学毕业的大学生。从2008年平遥摄影节之后开始进入一个专题的拍摄,叫垃圾围城。他围着北京转了整整一年,拍了所有北京周边垃圾的情况。他的作品告诉我们一个惊人的现实,光鲜漂亮的首都北京是被垃圾紧紧围绕的。这些东西我们平时看不到,有时候也被市政设施所遮挡。其实沿着西客站一直向西,过了四环路的莲石桥十几公里以后,就是一个巨大的垃圾场。我们去门头沟的时候都走这条路,两边是非常漂亮的绿化带,但绿化带一两百米后就是巨大的垃圾场。现在这个垃圾场因为王久良作品的曝光已经基本消失了。王久良为了强调照片的真实性,在每张照片下面都用GPS把经纬度标清楚,告诉你每张照片准确的地点。

这组照片他拍了整整一年,确实触目惊心。王久良的展览是我给他策展的,最初是希望除了做图片还做大型的装置,引起人们对环境的重视。后来我对他建议还要有证据,先做前期实际的踩点,然后再做艺术。结果出去踩点拍到第三个月的时候,王久良找我来谈下一步的计划。中间他说了一句非常重要的话,他说觉得艺术不艺术一点都不重要了。他突然有一种责任感,必须尽快让社会知道这个现实。它的这句话让我很感动,于是调动所有的力量为他的拍摄提供支持。

下面,我们看看他的这些照片(看投影)–

我们知道原来农村搞养殖业是很挣钱的。但是农民现在情愿把鱼塘卖给倒垃圾的,因为可以一次挣很多钱,很多鱼塘都这样消失了。照片上黑色的这些是粪,倒了多少年的陈年的老粪。过去的粪便是最优质的农家肥料,是有人要拉走的,但是现在没有人再做这个事,环卫公司抽走后都是到郊区找没人的地方倒掉了。事实上在北京市繁荣的背后我们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像杀鸡取卵一样。西方国家也走过这段历程,现在他们把过去埋的垃圾重新掏出来,再进行分解。

这幅就是我开始说的巨大的垃圾坑。它已经不是按亩算了,得按平方公里算,这个坑是填的永定河。王久良做了一张图,是北京的垃圾分布情况。顺便说一下,前年北京的一个地图收藏家做了个展览,全部是他收藏的北京的老地图,从清朝的一直到现在。展区有一处空白,我问这原来是不是有张图,结果被告知是80年代的北京垃圾分布图,被政府的人收走了,说他没有资格披露这些信息。很可惜没有留存电子文件,只有一个朋友在展览时用手机拍的模糊照片。从照片上能看出,80年代北京的很多垃圾坑就在三环以内。王久良也提到,说北京市的城市化扩张,实际上是踏着垃圾在走。

后来王久良的作品在连州得了金奖。得奖后,大量的传媒跟进,两个月内被160多家平面媒体报道。这批作品的效果现在仍然在不断发酵,也已经被国际上广泛报道。今年的春节前,新华社内参部找到王久良,说中央领导非常重视这批作品,希望就他所拍的内容,做一个综合性的内参,并且对我们进行采访。采访我时,我说,"我们社会现在的垃圾环境问题,已经不是简单的社会问题,而是一个政治性问题了。因为我们国家疯狂拉动GDP,资本们乘虚而入,在往前走的过程中,GDP就像一个虫子,它要吃东西就要排泄,那么GDP的排泄物就是这些垃圾。这些垃圾是对我们社会未来最大的伤害,我们现在应该警惕了。可以拉动GDP,但是不能对环境问题视而不见。"后来新华社内参部的几个记者对王久良做了深入的采访,让王久良带他们到他拍的垃圾场去考察。他们很认真,甚至跑到河北的霸州和文安去看从北京排泄出去的废纸、废塑料是怎么[FS:PAGE]处理的。

内参上报以后,温总理做了长篇批示,我听了很高兴,觉得摄影影响了政府决策,而且政府是善意的。王久良今年5月份在宋庄做了一个展览。展览第五天的时候,北京市政协主席阳安江带了70多个政协委员参观展览。他们提出把作品的电子文件给他们一份,要印刷成画册,发到各个政府部门。王久良的作品取得这样一个效果,我认为它是非常典型的、真正意义上的纪实摄影,它是和社会互动的,而且是改良主义的。现在,只要照片上标注有经纬度的垃圾场,都被一两米的黄土覆盖了,全被种上了草和树。我们没想到政府处理的速度这么快。而且,刚才那幅照片中的巨大垃圾场,现在被定为2013年北京国际园艺博览会的地址,未来这个地方一定是鲜花灿烂的。

(二)、卢广

实际上,在王久良的同时,卢广也做了一个类似的选题,而且还得到了著名的美国的尤金·史密斯奖。我认为这个奖是世界上最高的摄影奖项。与荷赛这种带商业性质的奖不太一样,尤金·史密斯奖是一个真正的人道主义的奖,是一个有相当有左派色彩和知识分子倾向的奖。

在国际上,职业摄影家是指以摄影为生,不受任何人指派的,完全靠拍照片生活的人。我认为卢广是中国最职业的摄影家和摄影记者。因为体制内的摄影记者是受管束的,卢广从来没有在体制内。业内很多人对卢广有非议,说他拍照片就是为了得奖、挣钱,而且不择手段。但我认为对卢广的评价,应该从大的方面来看,许多还是应该肯定的。卢广对河南上蔡地区艾滋病疫情的摄影报道,对这个地区艾滋病疫情的控制是有贡献的。

发生在十多年前河南上蔡地区的艾滋病疫情,原来是一直被河南省严密封锁的。地方政府害怕影响政绩,对外界不承认艾滋病的蔓延,并对疫情放任不管。卢广在八、九年前去了。他拍完上蔡以后,把照片在媒体上公布。这些照片经过不同途径广泛传播并流传到国外,引起了中国社会各界和联合国等国际组织的强烈关注,最后促成中国政府采取大规模的遏制疫情的措施,河南上蔡病人得到救助,疫区得到隔离。尽管人们对卢广有很多争议,但他的确为我们社会做了很多的贡献,而且客观地说这些贡献是不能抹杀的。

卢广另一批照片拍的是江苏盐城。为了拉动GDP,盐城地区向全球发出了招商广告。广告上说,盐城有化工产业最好的投资条件,这里河湖纵横,濒临海边,所有的化工企业都可以来。什么意思?–您到这儿可以随便排污。一下子大量化工企业都涌向盐城,向这个地区的河湖海排污。卢广听说后又去了,他的拍摄手法还是艾滋病的那套,很夸张,这是他跟王久良最大的差别。王久良是回到摄影最本质的实证主义,而卢广是把过去宣传摄影的那套方法反其道而行之。

这两位摄影师非常棒地履行了各自的责任,虽然动机有所区别,但是仍然为社会起到了一份良心的作用。

从职业角度上来说,中国的摄影师真的是生逢盛世,只有中国才有这么多机会让你去拍极其丰富和复杂的照片。到西方国家后,你会发现西方社会没有什么可拍的,因为那个社会高度的中产阶级化,天空很蓝,大家朝九晚五上班。中国是从农业文明向工业文明转向的过程中才会出现这种情形,也就是说中国是处于最有东西可拍的时代,我们管它叫做最超现实的时代。在我们的报纸上,现在到处都是自焚、反抗拆迁,都快变成平常事了。再过20年,我们可能会像西方一样,到处是干干净净的街道,每个人都很斯文很体面,但是同时地底下埋着污染的垃圾和水体。

现在一些年轻摄影师要么就是宗教话题、精神病院,要么就是养老院、残疾儿童,总是希望拍出一些特别刺激的东西,觉得这些东西才能吸引眼球。我们拿着相机是不是应该有一个自己对世界解读的标准?

(三)、欧阳星凯

&[FS:PAGE]nbsp; 再看欧阳星凯的作品(看投影),他拍了一个湖南的洪江的小城,非常安静。这种风格,严格地说也不能称之为前面我们所说的纪实摄影,但是它是非常好的文献式的摄影。他非常精妙、细腻地记录了一个文化角落。但他早期的照片是有问题的,因为全部都是用夸张的16毫米广角。我劝他把镜头的焦段调整,收到40毫米到80毫米之间,不要那么多镜头造成的夸张畸变。还建议他去看丰子恺的漫画,感受那种平静温暖的观看态度,仔细地去体味小城人们生活的韵味。欧阳星凯听明白了,认真地一遍一遍做这个选题,现在这个选题成功了。他的成功就是静下来跟这些人交流,去体会他们。这时候你自然会找到如何用你的镜头表达,欧阳星凯基本上做到了。首先他明白色彩、影调、构图都是照片说话的修辞,会说话人家就听着舒服,你不会说话,人家听了就不舒服。对于洪江这种韵味十足的生活应该老老实实地看,用最平常的眼光。没有激烈的情绪,也没有激烈的情节,就像静静的流水一样。你到了洪江以后,你会发觉照片上的色彩非常符合当地的感觉,摄影人如果把自己真实的感受在照片中反映出来,就对了。

(四)、曾力

我再给大家举一个例子,这个人是北京人艺的舞台美术家曾力。我们看他拍的明十三陵,非常的安静,能够让照片带着历史的情景去思考一些东西,带你进入历史的感觉中。

我们拍照的时候,脑子里要有人文的意识。曾力后来拍了一组北京前三门大街和二环路周边的居民楼。他觉得这种建筑是一种现代主义的建筑,这些建筑曾经充满了意识形态的感觉,这时候曾力已经开始进入观念摄影了。所谓观念摄影是什么呢?观念就是思想性。观念摄影是提出问题的,让你去思考的摄影。曾力拍的是我们每天从跟前走过,但却又对之毫无感觉的东西,可是曾力用大画幅相机拍下来以后,摆在你面前的时候,你感到震惊了。

曾力实际上借此提出了问题。什么叫现代主义?现代主义在人类历史上是最没人性的。它追求的价值观是效率和发展。曾力拍这组房子,就是在现代主义指导下建筑的房子,这种房子讲究效率,用最低的成本、最小的代价获得最大面积的使用功能,把人们塞进去。

我们看图n,仔细看这栋楼,太没人性了,就这么把上千人给装进去了。这就是现代主义的典型样本。这次上海静安大火,就说明了现代主义的结果。每个人住在相似的房间,每个房间都有马桶、有厨房、有电视,人们过着相似的生活,其实就是卓别林电影里的摩登时代的日子。我最近一个月两次去河南郑州,结果两次都被热心的朋友拉到郑州CBD参观那里的高楼大厦。郑州的朋友很自豪,显然他们觉得河南郑州终于和其他大城市一样了。这种自豪其实是一种现代主义意识。80年代的时候我们不理解,疯狂地追求现代化。但现在我们都懂了,这种情况再发展下去是非常可怕的。发展快的北京现在就是一个最不宜居的城市,这时候我们就会反思现代化给我们带来一个什么样的结果。

我们从来认为摄影有艺术属性,有艺术功能,但是摄影是一个十分复杂丰富的媒介,它就是一张纸,一支笔,什么都能干。摄影有艺术功能,但是摄影对人类最大的贡献并不在于艺术,恰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科学发现,比如天文摄影、医学摄影和各种微观摄影等。第二是摄影的信息属性。摄影让过去通过声音、语言文字传递的信息,终于有了可视性。我们今天看到的电影、电视,本质上来说都是摄影。把摄影只局限在艺术上是非常可笑的事情。把摄影作为一个批判世界的武器,也远比拍两朵荷花有意义得多。

七,热闹的观念摄影和后殖民话题

说一下所谓的观念摄影。观念摄影这个词汇严格说是不成立的,因为任何摄影都是有观念的,只是程度不同而已。但是人们把一些按原来艺术史无法归纳的艺[FS:PAGE]术现象,比如现代主义之后的一些艺术,以突出思想性为特点的艺术,归类为叫"观念艺术"。这个词汇在西方早就有,原意叫概念艺术,指的是在文字文本上生发出来的艺术。但是后来摄影界把这个概念吸收进来,在上世纪50年代出现了概念摄影,在中国又变成了观念摄影。当代艺术的核心价值是思想问题,艺术越来越不讲究技术。现在电脑上所有东西都可以提供,那么重要则是你想说的话,也就是观念和思想。

"观念摄影"这个词汇是谁创造出来的?是在清华美院任教的一个批评家、理论家岛子先生在1997年提出来的,因为那时艺术界正在流行观念艺术。后来随着中国人追求国际化,观念摄影越说越响,说到现在。

我们这些年的许多观念艺术都有后殖民主义话题嫌疑。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开始,中国的艺术开始了转型。这个转型就是把曾经因为封闭造成的落后状态跟上国际潮流,是一个中国文化自身的嬗变和蜕变的过程。这个艺术转型是由一大批年轻的,在体制之外的艺术家完成。但可悲的是,这件本来是自我更新的文化转变的成果,刚有摸样就被同时崛起的西方资本主义艺术市场摘走了。方力钧、王广义、张晓刚等中国艺术家的作品,现在一拍卖就是几百万上千万,这个现象背后是西方艺术资本市场运作的结果。西方人比我们会判断,因为他们看过战后德国和日本的崛起,他们可以预期资本在一个地方从耕种到收获的结果。西方人知道,中国经济强盛以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文化的强盛,文化消费就会上来,他们购买的艺术品就会迅速升值。

当一些中国艺术家发现最早的买家都是西方人的时候,就会去迎合买家的口味。很多西方人对中国的了解其实非常肤浅,于是中国的当代艺术创作都围绕着他们对中国的简单理解,非常符号化,比如:长城、故宫、长征、毛泽东、文革、中山服等等。这些简单的符号符合西方人对中国历史的想象,但是当它们不厌其烦重复地充斥在国际传播平台上时,实际上起到的是妖魔化一个复杂的中国的作用。

八,优秀的中国当代艺术

(一)、姚璐

当代艺术有几个特征,最主要的是我刚才说的观念性,再一个是方式方法的跨界性。当代艺术是所有艺术门类中最没有边界的,技术随便用。如果挂上当代这两个字,就没有那些顾虑,可以移花接木,恰恰是看你移得怎么样,接得怎么样。图n是中央美术学院姚璐的作品,是非常有名的当代艺术。里面充满了现代的符号。影像整体的感觉是模仿了中国古代青绿山水的绘画。这种绘画是画在黄褐色的绢上,颜色是石青、石绿和蛤粉再加上墨。姚璐作品中的这个石绿就是建筑施工用挡尘的化纤布。姚璐影像中这种材料的使用就是一种修辞隐喻,实际上是把城市化的符号扔进来了。再细看一些局部的细节,前面的这一块是废墟、砖头瓦片,是拆迁的痕迹。远处山上(土堆)有小亭子,是PS上去的,营造中国古代山水绘画很清雅的意境。我们再看,下面是两个工棚,就是民工在建筑工地的工棚。中国的传统绘画必须有一个最后的点睛来提升绘画的意义,这两个工棚就是所谓的画眼。姚璐这个点睛安排一下子把作品的内涵揭示出来,中国的文化景观现在正在被城市化、正在转型,城市化过程中出现各种侵犯的行为和不公正–这些全部通过非常有味道的、充满古代绘画韵味的方式呈现了。这是一个非常高明的、优秀的当代艺术。

(二)、王庆松

再有一种就是大家所说的摆拍,王庆松是中国目前最优秀的摆拍大师,他摆拍的这组作品叫"新新闻摄影"。比如说图n叫《摄影节》,对中国各种各样的摄影节做了一次嘲讽式的表现,摄影节无非是找几个模特一群人围观,实际上通过这个在嘲讽当下文化的堕落。他为了这个作品,第一是雇了很多人,第二,中间部分每个人手里举着相机的大炮(长镜头),他做这些大炮就做了些日[FS:PAGE]子。王庆松的摆拍,在中国所有当代艺术影像中,我认为最重要的是王庆松。王庆松的作品摆的都是我们生活中非常具有争议的、话题性的东西,通过摆拍来强化你去认识。

图n的题目是《攻占麦当劳》,麦当劳是美国的快餐文化,他认为这个快餐文化代表了美国精神,来到中国土地上产生一系列问题,他找了一群朋友摆拍了这么一幅。图n是《新闻发布会》,王庆松本人扮作新闻发言人,像模像样的摆了很多记者在旁边,这幅作品是在嘲讽权力机关发言人的装腔作势,非常好玩。

王庆松作品的特点是投资巨大,而且他最早创作的时候不会摄影,请摄影师来帮他摆拍照片,他支付给摄影师报酬,王庆松就像是一个电影导演。这也是当代艺术中非常有趣的现象,当代艺术的生产方式已经远远不是传统的了,但为什么这个作品是他的?第一想法是他的,第二所有的投资是他的,参与者的劳动王庆松都付钱了,一切只是按照他的想法去做,这是后现代主义艺术中非常典型的一个现象。

一个好的作品手法上要复杂,意义上要明确。王庆松最著名的作品是图n,在这幅作品中他把自己神化了,做成一个千手观音,大家注意每只手上拿的东西,可口可乐、香水、刀……这千手观音实际上摆的是中国人的文化状态、文化趣味,这幅作品很有意思的,是有话在里面的。

最厉害的是《老栗夜宴图》,模仿了《韩熙载夜宴图》,还是对现代庸俗文化的嘲讽。王庆松很有意思,在每个情节中,他都让自己充当了特务的角色。韩熙载就让栗宪庭来扮演了。这种方法我们管它叫戏仿和挪用,但是必须在里面加进你的思想和看法。

九,影像的阐释系统

湖北的摄影家李亚隆的作品叫做《如果·阿凡达》(图n)。不知道在座的多少人看过电影《阿凡达》?其实我们很多人没有看懂这部电影。很多人大量的兴趣放在3D效果上了,恰恰忽略了这部电影最有趣的情节,其实《阿凡达》的故事和中国当下的现实是吻合的。地球资源枯竭后,人类发现遥远的潘多拉星球上有丰富的矿资源,于是开始去攫取这个资源。他们知道这个星球上有纳威人,于是地球人利用自己的技术克隆了一个纳威人,让他到潘多拉星球做内应,帮助地球人获得资源。电影中最有趣的一点就是很多镜头涉及到了暴力拆迁。我认为在电影《阿凡达》中最重要的符号是推土机。最后地球人使用推土机去推倒纳威人的生命之树,纳威人为了保护家园和地球人进行奋死的抗争,这个情节就和中国当下的拆迁一模一样。李亚隆看过这个电影,很快就把这个细节当做素材移植到他所理解的中国当下的环境中。他把阿凡达的模型放到了真实的地球环境中。我们看每一张照片都觉得这个小人面对着各种各样的威胁,这个威胁来自于地球人。

为什么给大家讲这个故事?艺术从古典艺术、现代艺术到后现代艺术再到当代艺术,都是过去时了,现在最新的说法是最新艺术和当下艺术。一路走来,对人们的艺术欣赏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它的解读和阐释需要一套系统,如果脑子里没有这套系统是读不到这些东西的。比如你不知道阿凡达,或者你看过阿凡达却不能把它和中国的拆迁现实联系起来,你是看不出作品的深意的。如果要提高自己,其实最终是提升个人的文化素质。现在再也不会有人觉得一张长白山的照片很牛了,随着网络的普及这种照片到处都是。同样,作为一个职业摄影师去拍摄新闻的时候,如果头脑中没有这套系统,也不会是一个特别棒的新闻记者。

十,新闻摄影问题

新闻是什么?新闻最重要的,是代表公众,为这个社会的公平、正义去记录和作证。当然还有及时的传播信息,目的是要让公众对地球上发生的事情享有知情权。但是现在中国人动不动就是荷赛[FS:PAGE],其实荷赛是个商业色彩很浓的比赛。荷赛的评委是什么人?他们只是些职业人士,并不是知识分子。在荷赛的引导下,中国的新闻记者越来越娱乐化,他们忘记了新闻记者是要有正义有担当的。

我强烈建议大家有机会看一看贺延光拍的照片,他是一个真正未来拿得出去的中国新闻记者。他照片中传达出的价值观是非常棒的,贺延光每幅照片背后都不是一个简单的新闻故事,都是我们这个时代生活中非常节点性的东西。

顺带说一下《挟尸要价》的问题。其实我对关于这幅照片的各种争论不是很有兴趣,因为这个照片是不能当作证据的。那个老头当时是不是说给钱才能把尸体给家属,这是需要旁证的东西。我在网上看到这幅照片时,发现一个很大的问题,什么问题呢?大家注意,死者他是为了救人而献身的,我们应该称之为英雄。但是这张照片披露的时候,本来应该恪守一个传播原则,即把死亡的英雄脸打上马赛克,以示尊重。可是大家争来争去,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这一点,残忍地把死者的面目展示出来,没有人想到他家人的感受。这暴露出中国新闻摄影界存在的问题,我们在人的尊重和关怀上是非常欠缺的。

现在摄影发烧友们随意拿相机在街上抓拍,我估计这种情况还有四、五年的自由,以后不会再有了。就是拍了也只能在家里看着玩,如果公开发表,会惹来很大的麻烦,是肖像权的问题。现在西方的摄影师在马路上随意拍人已经很谨慎了,拍了也不能用,尤其做画册,很有可能会接到律师函。因为你没有得到肖像的使用授权。中国现在还有这个自由,为什么老说摄影师欺负老少边穷地区的农民?因为那些农民看不到,才会出现侵犯性的东西。当然,新闻摄影还有一定的空间,尤其是拍摄一些公众应该知道的事件。

现在我们的新闻摄影界,在开会的时候主要谈技术。现代主义最大的特点是爱谈技术、谈专业,就是不谈人,不谈人的价值,人的尊严和由此出发的新闻意义。这和我们现在的文化状态有关。比如我们现在的教育,不谈合作、不谈关心,中小学课本中可能还有些,但是到了大学绝对没有。形成对照的是,在西方的教育中,核心的问题不是成绩,而是学生在社会上参与公益事业的经历和对社会的贡献。中国是一个农业文明的国家,我们的爷爷奶奶都是农民。农民最大的缺点就是自私,因为一亩三分地,自扫门前雪。有争端了需要村长出面来解决问题,所以农民是需要政府的。为什么中国官本位这么严重?中国人爱攀比?我们和游牧民族不一样在哪里?游牧民族的生存条件让他们不得不合作,所以他的文化中有一种合作的精神,我们没有。因为我们的生产方式是独家独户。可是1840年以后我们被资本全球化了,那就要遵守人家的规矩。在现行的市场经济中,资本主义反而释放了我们农民基因中最丑陋的东西,这是很悲哀的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