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影友对童瑞友-释藤 评论贝蓝品摄影作品的之见 》7、2日(稻草人)近日在《浙江摄影网》“童端友博客”“访客”栏中,凡我发表的对释藤赏读贝蓝品作品的评论和对贝蓝品先生的作品的评论文章,都附有一篇网名为“稻草人”的影友,文章的题目:《一位影友对童瑞友——释藤、评论贝蓝品摄影作品的之见》,(把我的名字写错了)我看到后,首先表示欢迎,说明有影友关注这件事。其次对这篇文章表示我的看法,这是很正常的事。有不同的意见,说明中国摄影事业有更大的希望。一、 凡是对作者发表的摄影作品或文字作品,不管是作者或读者,首先关注的是作品的思想性。这在任何国家和地区都是一样的。任何国家和地区的统治者,为了保护自身的利益,在上层建筑和经济基础上都采取保护措施。如果有损国家利益,都会采取不同的措施。在我国,目前处于改革开放的年代,允许公民发表一些不同的意见,不以言获罪。但也有一定限度。不损害国家利益为前题。您忽略了作品的思想性为前题,大谈贝蓝品的作品艺术形式,是舍本求末的评论,有失偏颇。只字不提贝蓝品作品的内容,表现了什么思想?对人们有什么思想影响。对我的文章和对释藤的文章也是同样的评论。缺失具体的分析。帮助不大。二、 你又提出一个新问题,就是“快乐摄影”的问题。何谓“快乐摄影”?贝蓝品先生提出的三不主义:不参赛、不投稿、不评比。就要在网上自由发表美女组照,已达96组了。这就叫“快乐摄影“吗?他到新疆、西藏、川西去拍摄,这是他的自由。他组结团队去拍摄,也是他的自由,没有人去限制他。请问稻草人先生,你知道不知道,他的庞大的经费从何而来,难道说从天上掉下来吗?据我从网上得知,1是从日本国驻广州佳能相机公司赞助的,从96组唯美摄影作品中看到,每组照片的最后都为佳能相机做广告,不是免费的午餐。2是从各大企业赞助,各大企业都在打贝蓝品的广告。3是他兼职了不少网络人像版的版主,他都是尽义务的吗?他何来“快乐摄影”!三、 你在文章中提出贝的作品,多而不精。不精在何处?你也未提出意见。四、 你对释藤的文章也未提出具体而中肯的意见,“释藤也应该是唯美的评论家,每幅作品都是细细的,美美的,甜甜的,多了就让人有吹捧之意。”也没有从内容上去分析。问题不是写多了,就让人有吹捧之意。而是不顾事实,乱赏析。五、 你对童端友的文章也未作任何具体分析,“而童瑞友则是“苛刻的直白”“一针见血”不留一点美的余地,过多的粘着释藤的评论,也会让人感觉有自捧之意。”我对释藤小姐从未相识,前世无怨,今世无仇,为什么要盯住她不放?开始时评她对颜志雄先生的作品时还是对她赞扬多于批评,你去问释藤本人就会知道。你去看《浙江摄影网》我的博客最近一篇文章,原因讲得很清楚。六、 最后感谢稻草人先生对此事的关注,我在《台州摄影家协会网》看到你的作品,在台州我们会相见的。作者:童端友 7、8附稻草人先生的文章:7、2日贝蓝品摄影作品有以下特点:优点:(1)有深厚的美学功底,和许多年的摄影经历 (2)追求和向往唯美的生活(作品画面) (3)作品的光影,形式感强不足之处:在自然创作的摄影作品里,夹着一股商业味,作品多而不精(很多都是好作品,但不是重量级的艺术作品)本人愚见,摄影的群体有快乐摄影和创作摄影,快乐摄影追求的是摄影人的心情,一切以自身的心情去拍摄,作品多而不精,在乎的是自己拍摄时的心情(本人就是此队伍的一员)。而创作摄影是以摄影创新为目的,需要耐力与天份,一幅作品可能要一年,十年,甚至更久的时间去[FS:PAGE]完成,作品少而精,成功之作就是重量级的艺术作品。而本人觉得贝蓝品的作品属快乐摄影走向创作摄影的转换边缘,需要更大的精力与耐力,更需要平静的,平常的心去突破。对于童瑞友与释藤,两位都是作家级的评论,文字语言功底强,有他们的点评,让我们的摄影作品可以从视觉语言转向文字语言去欣赏,从思想上更深的去思考,精神上更多的去感受。释藤也应该是唯美的评论家,每幅作品都是细细的,美美的,甜甜的,多了就让人有吹捧之意,而童瑞友则是“苛刻的直白”“一针见血”不留一点美的余地,过多的粘着释藤的评论,也会让人感觉有自捧之意。但不管怎样贝蓝品摄影作品有了两位正反的点评,会让更多的摄影人去关注,去思考,有了你们的对比,我们摄影人就可以结合自己的素质修养,学习好的摄影理论,取其精华,在快乐的摄影上,提升自己的作品,争取踏上创作摄影的旅程。